红枣视频软件

“是位女医生?”

当韩为和苏灵韵抵达诊所的时候,发现心理医生是女的。

不过韩为只是问了一下,没别的意思。医生还分性别吗?就好比老师也有男有女,随口问问。

结果那位三十多岁的心理医生,反而看着韩为:“怎么了?对女医生有看法?”

韩为咧嘴:“我有这么说吗?”

看着苏灵韵:“这位心理医生心理有点问题吧?”

苏灵韵拽他一下,对着医生抱歉:“不好意思赵医生。”

赵医生看看韩为,示意苏灵韵:“这位就是让你产生心结让你留下心理阴影的前男友?”

“娱乐圈都知道。”

韩为皱眉:“你对我很有敌意啊。可我不认识你吧?”

赵医生看看苏灵韵:“我要单独和你问诊……”

“那我来的意义是什么?”

宜家里的漂亮妹子温和如玉巧笑倩兮

韩为失笑站起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她一起来。”

赵医生对着韩为:“你可以在外面等。”

“我还能在家里等呢。”

拽着苏灵韵:“走。什么破诊所,看病不如看我。我给你治。”

“你坐下吧。”

苏灵韵无奈:“你这个脾气真的是……”

赵医生对着苏灵韵:“这种就是应激自我保护综合症。受到过极大的伤害,所以从此不管是谁,男女老幼,地位高低,只要刺激一下马上给反应,而且还是夸大的那种。”

“扯淡。”

韩为开口:“心理医生也玩诡辩?那你告诉我心理学上只准你怼人,人家怼回去就是小气,就是应激保护布拉布拉的。”

好奇询问赵医生:“那双标是不是心理疾病,很严重的一种扭曲的状态?”

苏灵韵揉着头,拉着韩为:“你行了你……”

“你少来!”

韩为不耐烦挣脱:“你总拦着我干什么?!”

疑惑看着苏灵韵和赵医生:“你俩今天下套故意让我来冷嘲热讽怼我是吧?”

询问苏灵韵:“拉偏架。她说我的时候你不说话,我说一句你就拦着。”

苏灵韵哭笑不得:“人家是医生,你给点尊重好吗?”

“我又不找她看病!!”

韩为开口:“怎么医生就得尊重,我赚钱吃饭没花她一分一毫,我做艺人怎么着?比医生低人一等?!”

“哈哈~”

赵医生笑出来,看着韩为:“抱歉。我有点职业病,刚刚是故意试探,惹了你不快是我不对。我道歉。”

韩为多少有点吃软不吃硬,也就没纠结。只是嘀咕几句坐回去,看着苏灵韵小声开口:“我就说她心理有问题,还给人看病……”

“你别说了。”

苏灵韵嗔怪拦着她,赵医生很大方看着韩为:“你说的对。谁说医生不得病?刀尖永远削不到刀把,是人就得病。”

收起笑容:“尤其心理疾病,几乎每个人都有。只是人太多了,而且大多数并不会对生活造成特别大的影响,可以忽略。不过有的不可能自愈,就有了心理医生的存在。”

韩为见她这么坦荡,也就主动开口询问:“那苏灵韵的……”

“国内心理医生还不常见。”

赵医生开口:“因为国内对心理疾病还不够重视,很多时候归类的神经病的生理路线,这是不对的。”

示意苏灵韵:“她的情况其实算是很普遍,如今时代开放,谈恋爱也更方便,更换频率也多。那么产生的问题也多。”

韩为听进去了:“就好像古代几乎没有癌症,是因为古代的污染还有其他没现代发达?”

“古代有癌症。”

赵医生开口:“只是不那么叫。当然相对来说没现在这么普遍,但人均寿命也很短。”

看着韩为:“所以我的意思是,现在社会复杂了,压力也大。心理疾病比以前多很多,可是社会也高度发展,治疗几率也会大大提升。今天我也是希望你能过来。”

笑着开口:“不过你是大明星,而且还是她的前任,我也没办法强求。但是现在看来,你还很念旧情?”

韩为恩了一声看着苏灵韵:“主要是颜值太高,要是长得难看点谁理她?”

“呵呵。”

赵医生笑,苏灵韵看看他:“长得难看你当初也不会理吧?”

韩为惊讶询问赵医生:“你看她脑子转得多快?像是得心理疾病的样子吗?”

赵医生摇头:“心理疾病和智商没关系,同情商有关系。”

韩为点头:“我也不懂。我只是担心她,而且其实她的心理问题我不知道是不是跟你说了,但是的确和我有关。甚至是我造成的。”

看着赵医生:“你们有保密协议吗?不会录音吧?”

“当然。”

赵医生皱眉:“如果曝光出去,造成的影响我们是要赔偿的。”

看着韩为:“不说你如今顶流咖位,只是苏灵韵我们也赔不起。况且我和蔡总是朋友,你不用担心。医生如果不能保持客观立场,靠主观情绪去治病,根本没有资格做医生。”

韩为点头:“听她说来两三次了,看来效果不好。但大致情况和你说了,我今天来你看看我能做什么对她病情有帮助?”

赵医生摇头:“我分析过,根源在于你和她交往的时候有点花心。”

韩为开口:“现在更严重了其实。”

好奇开口:“不然你先给我看看吧,你觉得我这是不是也属于一种心理疾病?控制不住的那种。”

“呵~”

苏灵韵低头笑出来,赵医生也笑:“脸皮厚和花心属于道德问题,不属于心理疾病的范畴。”

韩为面无表情看着赵医生:“怼人呢?医生怼人算不算道德问题?至少不敬业吧?刚刚还说不带主观情绪。”

赵医生笑了笑没接话,而是看着两人:“只有一种办法,不过我觉得可能做不到。就是你们重新交往,并且从此专一。”

韩为呵呵笑:“你要就这点办法就拆招牌吧。解决心理疾病要付出这么大,那还用你干什么?”

看着苏灵韵:“我就说完我才是医生嘛。”

苏灵韵拉着韩为,看着赵医生:“你别听他乱说,赵医生,也是麻烦你了。我也知道我的问题或许就是矫情……”

“不是。”

赵医生打断:“我们心理医生的存在就是杜绝别人把心理疾病当做矫情。所以我觉得今天请你们过来还是应该畅所欲言。最起码让彼此知道心里的想法。”

看着韩为:“当然你来了,说明你是关心她病情的。希望你多一些耐心,不要因为是前任就放任不管了。或者半途而废。”

韩为摇头:“我不是不信你,但是你不知道我们私下早就坦诚好多次了。我也要道歉,其实之前我也觉得她有点过于纠结这些事,不过如今看来是我站着说话不腰疼。给她造成伤害的是我,我当然不会有她那么难过。”

赵医生愣住,看着苏灵韵:“你们已经谈过了?私下?”

苏灵韵沉默以对,算是默认。

赵医生开口:“这个情况我没掌握……”

韩为示意苏灵韵:“那你先出去吧,我单独和赵医生了解一下情况好了。”

看着赵医生:“你就当我是病人家属,不是什么前任。”

没等赵医生说话,苏灵韵起身就出去。

赵医生惊讶,等门关上就剩下两人。赵医生思索:“不是PUA吧?”

“呵呵。”

韩为愣了一下,笑出来:“赵医生你真能开玩笑。”

赵医生摇头:“我没开玩笑,如果你是故意的,那希望你放过她。如果不是的话,也希望你配合不要继续下去。”

韩为咧嘴:“我那么忙,好多事要做。而且我们分手很久了,就算后来我也帮了一些忙,关系缓和了。我没撩她。我们也好久没见了,你说什么PUA……”

PUA不是一个确定的词汇,它是经过变迁的。起初是有系统的培训怎么交流的技巧。后来就被用于搭讪,然后是骗财骗色。最后发展成为类似精神控制恋人,多指男方控制女方。

哪怕是羞辱,虐待,以及伤害,女方明明很痛苦却没法控制自己还要顺从和接受。

“骂人呢?!”

韩为觉得这词不好:“赵医生是不是骂人?”

赵医生没开玩笑:“这很严重。国内还少见,或者说之前讲过的癌症在古代不这么叫,现在可以说似乎早就有类似的情况。只是因为这个词和情况没有确定,所以也不会这么叫。怕老婆某种程度也是一种情况,或者家暴也不愿意寻求帮助,也是一种。”

“扯远了!”

韩为哭笑不得:“我和她交往的时候是伤害过她,但是我俩交往和分手是圈内公开的。PUA还能分手吗?至于现在更不可能啊。只是她自己心里还纠结还过不去,当然我也知道,我俩的情况很特殊。”

赵医生点头:“不得不说的确特殊,我说的不是病情而是这个病例。我能给的帮助不多。”

看着韩为:“今天你来了,这钱我也不赚了。如果你真的愿意帮助她,其实比我能做的更多。”

笑着开口:“就是你说的那句话,也许对她来说你才是医生。”

韩为也这么想,就和赵医生具体沟通苏灵韵的事。

至少此刻,韩为觉得不该如同以前那样对待苏灵韵的事,他愿意接下来,不管治不治好,都负责到底吧。

Categories: 未分类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