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瓜资源站误入

蒋勇很是头疼。

不得已,他找到了王磊磊。

原本,不到万不得已,他是不会找王磊磊的。

虽然他们都知道王磊磊是大院出身。但是,大家虽然是朋友,可是他却不想利用这层关系去麻烦王磊磊。

因为,这并非是王磊磊自身拥有的权利,或者说能力。而是要依靠家里的关系。

那就等于说是被动又麻烦了一层关系。

自然,到了他们这个地步,能不这样去麻烦兄弟的朋友(或者亲人),那就最好不要麻烦。

当然,如果是王磊磊自己就能做的,那就不算麻烦了。

“老王,你说这件事,怎么处理?”蒋勇一脸愁容。

王磊磊听闻之后,也是感觉到棘手。

这就是典型的以权压人了。

偏偏,这也是最让人无奈,而且最无法抵挡的事情。

成熟少妇极致清凉秋意

人家这就属于降维打击了。

你能怎么办?

“我看这件事,你最好还是去找秦风聊聊,看看他怎么说。”王磊磊想了想,提议说,“这方面,你不认识人。他可认识不少人。而我这边,说老实话,我能护住我自己这一亩三分地已经很不容易了。”

王磊磊也是苦笑。

要知道,秦风当初让王磊磊做游戏,一方面是看重他有这方面的能力。毕竟后世的《坦克世界》之所以能火爆,也是源于王磊磊。

另外一方面,就是源于王磊磊的身份。

如今的游戏,可不像后世那样已经融入到每个人的生活之中。

现在,游戏真的是洪水猛兽。

如果不是王磊磊是公司老总,那恐怕早就被打击的不成样了。恐怕各种红头文件早就下来了。

就因为王磊磊这身份,才算让某些衙门有所顾忌。

所以,他现在其实也是很艰难的局面。

这逢年过节,也要拜会不少人,去进行一些沟通,去疏通疏通。

他这层身份在这,只是代表人家可以看他面子。但同时,也可以不看他面子。

所以,该有的疏通,该有的孝敬,那都是不能少的。

这一方面,每年支出都要几千万。

这真少不了。

所以,你让他去帮蒋勇,说实话,他真帮不上忙。

搞不好,他要帮忙,连带着他游戏公司都会受到牵连。

“行!”蒋勇也知道王磊磊的为难。

毕竟,他们几个人当中,平常最艰难的其实是王磊磊。

最轻松的反而是雷军和方志刚。他们的难处在于技术上的拓新。但是衙门上的制肘却很少。魔都还是给予了他们很多照顾,也帮助他们抵挡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。

这一点来说,不得不说魔都的确是最佳创业城市。

像京城这一块,说实话,还是掣肘太多了。

很快,蒋勇打通了秦风的电话。

“他们要行政封杀!”秦风皱眉。

国内的局势这么恶劣么。

这些人这么无耻么?

这样无耻的行为,简直就是厚颜无耻啊。

不过,这也是他们一贯的作风。

秦风想了想。

也感觉有点为难。

因为这来自行政方面的出发,这就真的让秦风也很难搞。

这种事,并非秦风这边所能解决的。

尤其,这显然不能去找明老板。

明老板都说了,他只有一次机会发言。而这次机会,就一定要用在郢城成为直隶特区上。

这其余事情,就不能动用明老板这层关系。

动用了,就冬雨杀鸡用牛刀了。

那下次就没办法了。

所以,现在不能找明老板。

可真要封禁了,那公司损失就大了。

“要不,劝仙子暂时不要发微博了?”蒋勇想了想,想出一个委曲求的办法来。

暂时不发了就是了。

秦风撇撇嘴。

“那我可不敢让她闭嘴。”秦风无奈说,“她不在网络上说,就会在现实中说。搞不好,一样会将你不准她说话的事情给捅出来。到时更麻烦!”

蒋勇想了想那个画面,一阵哆嗦。

真要七夕仙子说自己不让她说话,那到时,那群狂热的粉丝,真的会喷死他的。或许他会收到成吨的刀片。

到时,他干脆直接改行卖刀片算了。

“可这文件下来了,怎么办?”蒋勇可怜巴巴的问。

秦风想了想。

“这样吧,你去银海酒吧,去找老白。问他怎么办?”秦风想了想,“对了,他喜欢黄酒,上等的黄酒带几壶过去。不要下午去,晚上去!”

下午去,老白在那晒太阳呢,你这去是打搅他雅兴。他会生气的。

晚上去,他开门做生意,不迎接都没办法。

“好。”蒋勇当即花高价买了几瓶上等黄酒,然后当天晚上提着去了银海酒吧。

老白一看蒋勇这架势,就想要关门。

这能提着黄酒,还是上等货色的过来,那肯定是秦风那小王八羔子指点的。

这家伙指点的事,就没好事。

“老板,我是秦风指点过来求救的。”蒋勇连忙进去,将酒放在桌子上。

老白脸皮抽搐几下。

“这个小王八羔子,自己不来,让你来。你不知道,他这是让你过来挨揍的吗!”老白凶神恶煞说。

蒋勇一愣,尔后转身就想要跑。

但转念一想,没理由秦风会这样坑他吧。

又回过身来,恰好看见老白一闪而逝的笑容。

“老板,你就不要吓唬我来。我真有事求您。”蒋勇放低姿态。

“那个小王八羔子,老子当初就不该理他,这就惹出麻烦事来了。”老白大马金刀坐了下来,直接拿起一瓶酒,打开就咕咚,咕咚灌了一大口。

好酒!老白赞叹。

“这小王八羔子,让你找老子干嘛?”老白粗鄙说。

蒋勇听了心惊肉跳。

这个就是世外高人?

这也太粗鄙了吧。自己找错了?

蒋勇疑惑万分。

不过,想了又想,这件事上,秦风应该不会弄错。

所以,这老板应该是吓唬自己。不想惹麻烦,将自己吓唬跑。

尤其这儿装饰的那么别致,那么典雅,非常有格调,这样的老板,应该不会是如此粗鄙之人才是。

“老板,不管你怎么说,我都不会走的。”蒋勇坚定说。

老白眼皮翻了翻,知道这是吓唬不走了。

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“说吧,他究竟让你找我干嘛?”老白又是一大口酒进去。

“是这样的,我们接到文件,让我们非正常手段去限制七夕仙子发言。可是她的言论是符合法律法规的。所以,我们很难办!”蒋勇将事情始末说了一遍。

Categories: 未分类

Tags: